草原春来早片尾曲“如果你真爱电影,不要只看故事”
分类:成功励志 热度:

好莱坞无法提供”

戴锦华则认为,在中国无论是科幻写作或者数码技术,都已经非常先进,但目前中国科幻片的弱势,在于文化内里的中空。“说《画皮2》用了多么先进的技术,请了日本的造型团队,我还是对它无动于衷,因为电影里其实没有什么要说的。”

戴锦华认为,在影视作品中,常常有一种最古老的反面乌托邦设置,比如反叛的领袖与统治的集权者其实是朋友,压迫与反抗是构造好的游戏,当她在《雪国列车》里看到这类剧情时,她非常厌倦:“《猫的摇篮》里说,当统治资源不足的时候,就玩压迫与反抗的游戏,这样才能使国家权力机器运行。我看到《雪国列车》进入隐形车厢时,我非常厌倦,这种设置又来了。《骇客帝国》第三集也沦落于此,《云图》的‘星美’故事也沦落于此。”

艺术电影的形势

因为阅片量的关系,戴锦华会敏感于电影语言。比如她喜欢《天注定》,就是看到贾樟柯在其中对电影语言的自觉试验与反讽,“《天注定》使用了很多类型片形式,如王宝强那段是警匪片,富士康是言情片,赵涛那段是武侠片,我觉得非常有趣。对于新闻事件,大家期待的是纪实性的表达,他也做了纪实性的搬演,但他有意思的是把类型电影元素放在一起,而这样的元素又给故事以反讽。比如邓玉娇是最弱势最无助的,最后却把她拍成女侠,这也是向胡金铨致敬。王宝强扮演的劫匪——我从来没有见过王宝强这么帅哦,本身就代表了与主流判断不同的表达,在今天这个时代,成功者可能是规则内的巧取豪夺。”

科幻作品一直是反乌托邦题材的重要载体。但戴锦华认为,进入新世纪,大量科幻电影反而呈现了比较游戏化、卡通化的形态,失去深度。“《饥饿游戏》其实是一个完全的电玩,它的单薄、它的单纯、它的苍白和脆弱其实也就是一个游戏的容量。而《雪国列车》的迷人,其实也是游戏的一个设定,看谁能从最后一节打到第一节,每一扇门就是一道关卡,中间不断获得法宝,加入队友,这其实是典型的游戏叙事构造,可以说是全球化的大众文化要素在这里相遇。”戴锦华说。

这其中的矛盾,在戴锦华看来,是因为中国一直处在矛盾之中。科幻在西方世界,是应现代文明崩塌而生,在原子弹、奥斯维辛的背景之下,西方世界对现代性产生了怀疑,因此出现了科幻。“我们一方面要保持科幻对现代文明的怀疑,另一方面,我们充满了热望——大国崛起、走向世界、文明行进,这两方面撞在一起的时候,形成了中国科幻有趣的结——我们有技术,我们有资本,但是我们缺乏文化主体。”

对于《雪国列车》与《白日焰火》这两部刚下线的影片,戴锦华与严蓬的评价均是:好看但没惊喜。

科幻电影的难题

“如果你真爱电影,不要只看故事,没有一部电影是没有形式的,没有一部电影的形式是透明的,如果你只停留在‘哪个故事感动了我让我想起了人生的某个时刻’,你就被导演骗了,当你看不到电影形式时,你就成为导演的阴谋的牺牲品了。”戴锦华说。

戴锦华认为,在阅片量的基础上,看电影可能会超越看故事,到达这个层次。如《美国骗局》看似一个神经质的话唠,但从头到尾用一个手提摄影机,用偷窥角度拍摄,所有人的视点都是互相偷窥,这就造成了有趣、有意思的视觉表达。

昨日,北京大学电影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戴锦华教授与小马奔腾策划总监严蓬、《大众电影》报道总监徐元,以《雪国列车》与《白日焰火》两部电影为例,就电影的科幻与现实,对..

未见得好转

北京大学电影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戴锦华(中)与小马奔腾策划总监严蓬(左)、《大众电影》报道总监徐元(右)对谈电影。早报记者 许荻晔 图

在这样的环境里,戴锦华颇欣赏《白日焰火》:“一是它作为一部地上电影,保持了地下电影的最强有力的内容:底层认同和底层关注。即便说桂纶镁是蛇蝎美人,但她的动机其实无外乎是赔不起一件皮衣,哪怕赔上自己也赔不起,所以才会杀人,这样的立足点现在很难一见,而正是这样基本立场的保持使得故事讲下去,我们看下去。反而《无人区》,费那么大劲整那么大干戈,无非就是给徐铮扮演的成功人士搁进一个灵魂,这样的设定带不动我。而《白日焰火》存在基本的感情,让我们愿意看这个故事。”而另一点,则在于艺术片导演执导商业片时,会将商业片的叙事模式与艺术片的电影语言相结合,让她感到“给中国的商业电影提供了新的活力”。

上一篇:曾恺弦三个年轻人重走万里长征路的故事 下一篇:关税搜夏至将至 虚寒体质的人莫贪凉运动锻炼不要太剧烈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