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佩斯:如今没人能拿出那么多时间做小品
分类:经典台词 热度:

陈佩斯

 
身处局外,如今陈佩斯对春晚小品已经看得很淡,他说:"很多东西经不起推敲也没关系,因为它是一个文化消费品。"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陈佩斯

  生于1954年。著名喜剧演员。电影表演艺术家陈强之子。上世纪80年代,陈佩斯以“二子”形象深入人心,形成了中国第一个喜剧系列电影“二子系列”。1984年至1998年,11次参加央视春晚。2001年改行话剧表演创作和研究,现其创立的大道喜剧院亦同时致力于培养喜剧新人。

陈佩斯回归电视荧屏 变身“成功人士

[相关]陈佩斯携《阳台》进小区.. |  陈佩斯青春版《阳台》 ..

  “当我不愿意的时候,我就离开它,看心情吧。我上不上春晚,不是我们俩能说了算的,也不是导演能说了算的,也不是台长能说了算的,这是一个潜规则,谁都知道这事。所以呢,大家都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至于观众喜欢不喜欢,需要不需要,其实都不重要。”

  在赵本山还没有成为全民话题之前,陈佩斯与搭档朱时茂早已是每年央视春晚前后全国人民关注的焦点。陈佩斯的观念一直在变化,而观众口味也在发生改变,这对搭档离央视春晚舞台逐渐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陈佩斯不仅对自己不同阶段的小品理念进行了详细解读,也揭开了如今小品质量不够高的根本原因。

  2008年,北京台春晚里多了一个久违的面孔:光头、中式马褂、脚踩着布鞋……这是陈佩斯阔别春晚舞台十年后的亮相,搭档仍是老伙伴朱时茂。这个名为《陈小二乘以2》的节目运用了陈佩斯一直无法在央视春晚实现的多媒体技术,但他对小品效果并不满意,“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根本没法把我的创意表现出来。”去年,陈佩斯和朱时茂在东方卫视春晚上配音表演了《新警察与小偷》,尽管创意十足,可论其轰动效果,远不及十多年前的每一个除夕夜。

  执导了这两届央视春晚的总导演哈文,连续两年向他们发出邀请,但陈佩斯依旧未为所动:“当我不愿意的时候,我就离开它,看心情吧。我上不上春晚,不是我们俩能说了算的,也不是导演能说了算的,也不是台长能说了算的,这是一个潜规则,谁都知道这事。所以呢,大家都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至于观众喜欢不喜欢,需要不需要,其实都不重要。”

  初上春晚 头几年没剧本,多是即兴内容

  在登上央视春晚舞台前,陈佩斯和朱时茂已是家喻户晓的影视演员。两人把电影拍摄过程搬上舞台重新解构,相继创作出小品《吃面条》《拍电影》《主角与配角》等。陈佩斯回忆,“那时候大家都在摸索,头几年小品没有稿子,都是我们俩你一句我一句地对台词,很多都是即兴的内容。”

  1986年,赵连甲和焦乃积创作了小品《自作自受》,并找来赵丽蓉、陈裕德搭档出演,但这两人根本搭不到一块儿去,此时陈佩斯进组,副导演袁德旺拿着本子就去找了陈佩斯。陈佩斯做了个假胡子,到“动批”服装市场观察路边卖羊肉串的小贩。最后《自作自受》更名为《卖羊肉串》亮相春晚。

  1989年,不满足既有表现手法的陈佩斯,创作了几乎无台词的小品《胡椒面》。1990年的《主角与配角》是导演黄一鹤当年力推的节目,但走上春晚也是一波三折。在陈佩斯看来,既然是让老百姓快乐过年,小品就不应该加入政治负担,他让自己扮演的叛徒反串演共产党员,这段情节遭到一批领导的反对,另一拨人却又力挺。在矛盾与争议中,这个节目摇摇晃晃被挤进春晚舞台,全国轰动,小品正式取代相声成为春晚的第一主角。陈佩斯和朱时茂也确立了两人的表演模式,一邪一正,一武一文。

  黄一鹤与陈佩斯、朱时茂都认为,《主角与配角》代表了这两人小品的最高水平,但陈佩斯个人更偏爱《胡椒面》这个“更纯粹表现人物的作品”。“就一两句台词,但只有这样,才能克服人们对于听觉的需求,让观众专注于演员的表情,专注于角色的性格和行为。在这个小品里,两个人完全通过肢体、眼神和表演角色之间的摩擦,所以它的层面更高。”

  寻求突破 不想说教,只想让观众开心

  《主角与配角》之后,陈佩斯却交出了《大变活人》《宇宙体操队》这种纯娱乐的作品。一直寻求突破的陈佩斯,想法发生了改变:“我的小品几乎没有重复的,都是用不同的方法,在一个方法上再进一步,再延伸出另外一个喜剧方法和套路,叠加在一起,小品越来越复杂。到后来,当我发现有方法、自己上了一个台阶后,我感觉不对。方法是末,什么是本呢?达到观众的笑。笑是什么?这下把我自己问住了。笑是什么?”

上一篇:赵本山为春晚选搭档伤神 最终依靠小品剧本选角 下一篇:赵本山小品被泄密倪萍参演可能性不大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