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三体》制作动画的公司,和他们经历的中国
分类:小本创业故事 热度:

2019 年 6 月 26 日,B 站宣布《三体》动画化启动,同时放出了首款概念预告片。一夜之间,消息引爆了社交网络。在质疑和期待的矛盾中,粉丝们再一次看到了《三体》影视改编的希望。

可令人惊讶的是,B 站把动画的制作交给了一个成立仅仅四年的动画公司,甚至在 Bilibili 十周年庆典活动的现场,《三体》动画化的消息也是完全由制作方艺画开天来宣布。

创办于国产动画行业投资热潮的巅峰时期,艺画开天最初只是一家十几个人的小团队。在整个动画行业逐步走向正轨的同时,这支最初并不起眼的团队也在市场、资本、平台和观众的多方助推下,渐渐具备了承担起「中国第一科幻 IP」的能力。

艺画开天成长的这四年间,动画行业体验了资本吹拂中的春风,也走过了泡沫破灭后的寒冬,对行业里的人们来说,这是一次艰难但完整的探索。不论结果如何,《三体》动画化的决定,本身就是国产动画在阶段性的探索之后,对于行业未来的一次勇敢进击。

         B 站三体专页 | 网页截图


必须的承担

音乐平台上,《幻镜诺德琳》的配乐还在。阮瑞说他有时候喝了些酒,躺在床上,会翻出来听一听。他会有些伤感,到现在也还是这样。

在那首配乐底下,点赞最多的一条留言说:「码奴(诺德琳主角)的命运我们尚不得而知,不过国漫的命运似乎已经变得清晰起来。」

两年前,《幻镜诺德琳》第一集上线。这部单集超过 30 分钟的国产动画很快聚拢了一批粉丝,B 站同时在线观看人数最高达 7 万多人,豆瓣评分超过 9 分。当时有人说,它会成为 2017 年国漫的现象级作品。

判断下得过早了。《幻镜诺德琳》与前传作品《疯味英雄》一样,是建立在暴雪游戏 IP 基础上的同人动画,只要制作方艺画开天还沿用着属于暴雪的设定,它的面前就始终摆着一颗边界模糊的地雷。

讨论的声音越来越多,有人夸,也有人骂。艺画开天的粉丝们情绪高昂,怀揣着「国漫崛起」的期待,他们迎头撞开同人作品的围栏,也一脚踩上了那颗地雷。暴雪的粉丝们被彻底激怒了,他们和看不惯的路人一起,站到了艺画开天的对立面。

外有「原创」、「同人」和「抄袭」的关键词混战,内有同人作品在创作和变现手段上的多种限制,夹缝中,艺画开天选择了放弃。2017 年 6 月 20 日,在第一集上线的近五十天后,艺画开天宣布无限期停更《幻镜诺德琳》。

「要割舍一个已经构建好的故事、人物,蛮难的。相当于和一个老朋友说再见了。」艺画开天的创始人兼 CEO 阮瑞说道,他不仅是公司的管理者,也是《幻镜诺德琳》的创作者。停更前,他们写好了几十万字的文字设定和编年史,画了数百张设定稿,计划中,《幻镜诺德琳》会像《权力的游戏》一样采用多线程叙事,未来至少会有三季的剧情容量。

宣布停更后,艺画开天在全网撤下了《疯味英雄》和《幻镜诺德琳》仅有的第一集,同时宣布公司将全力转向原创 IP 的开发。有人说这是艺画开天彻底撇开过去、重新开始的信号,但无论对阮瑞个人还是对整个团队而言,撇开过去都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

为了安抚团队,阮瑞与很多深度参与到项目里的同事们做了沟通。「这是国漫成长呈现在我们身上的,一个阶段性的、必然要承担的东西。」他说,「在国漫成长的未知道路上,每一家公司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阻碍,这就是我们的阻碍,大家要勇敢地跨过去,要有这个觉悟。」

对已经在动画行业里打拼了十多年的阮瑞而言,《幻镜诺德琳》的这道坎,不是他跨过的第一道,也不会是最后一道。


轨道与杂草

2001 年,阮瑞考入中国传媒大学刚刚成立的动画学院,成为中国第一届 211 大学动画相关专业的学生。入学一年后,他与朋友一起创办了一家小型工作室,制作广告片为主的商业动画。后来工作室有了起色,接到投资,开始制作低幼动画片,还承担了一些影视公司的外包动画。

回顾这个时期,阮瑞把它称为中国动画的「1.0 时代」。在二十多年的发展停滞之后,2000 年,国家政策开始大举扶持国产动画,在税收、补贴方面给了动画公司很多帮助,包括中传在内的多个高校开始为动画行业供给专业人才。作为动画最核心的播出渠道,电视台也为国产动画提供了黄金时段的资源。

上一篇:《我长大以后》绘本故事PPT 下一篇:从自行车到皮卡车,质检“老司机”讲述创业故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