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枝裕和:拍电影时我在想的事(连载3)
分类:励志电影 热度:

为了让电影盈利

在日本,这几年想自编自导电影已变得相当困难。

在大制片厂时代,导演并不需要筹措资金。现如今,虽然也要看是由谁来推动企划,但导演自己提出原创企划的情况正越来越少。如何构筑合作关系、如何与合作者保持长久的信赖关系、怎样才能让对方感到“出资拍摄真好”,导演从一开始就得考虑这些问题来行动,否则今后肯定无法拍下去。

反过来说,在这样的时代,只有做到这一点的导演才能继续拍下去。

 

是枝裕和:拍电影时我在想的事(连载3)


《如父如子》剧照

拍摄《如父如子》的时候,我第一次与电视台(富士电视台)合作,也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其后的《海街日记》同样合作得很好。但是每每有电影上映,我和演员就要以“霸屏模式”频繁参加电视台的资讯节目和综艺节目,宣传电影。虽说合作得很好,但还是很难赞同这样的方式。富士电视台是民营电视台,可使用的毕竟是公共资源,这样的行为无疑跟提倡电影多样性的理念相违背,所以我很愧疚。但是电影不依靠综合影院和电视台,只通过艺术院线就能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对我来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选择。只能做好被批评的准备,一以贯之地继续创作。

 

是枝裕和:拍电影时我在想的事(连载3)


最后一章中,我想面向今后立志拍电影的人,谈一谈难以启齿的金钱话题,希望能对你们有所帮助。

首先简单说一说制作费、票房收入和发行收入的概念。

假设拍一部电影,制作费为一亿日元(包括宣传费),电影在影院上映后获得了三亿日元的收入,那这个收入就是票房收入。其中的一半,即一亿五千万是影院的收入。当然具体分成根据与影院签订的合约会有所不同,一般有五五开、四六开等,取决于电影制作公司和影院哪方更加强势(制作公司较强势的话, 收入可能会六四开,反之则可能是四六开)。

除去影院收入之后,就是发行收入。

以上面的一亿五千万日元为例,其中给发行公司的发行费用一般占两成,大概三千万日元。再扣除宣传费(假设为两千万日元),剩下的一亿日元就是净利润,全部归投资人,也就是电影制作委员会所得。

若是一部投资一亿日元的电影,最后投资人获得的利益也达到一个亿,那毫无疑问是一部成功的电影(还有发行DVD的收入和电视台播放的收入,回本基本没有问题)。事实上,通过票房能回本的电影只占到一成,甚至更少。如果再扣除电视台的投资,光靠票房即可回本的电影大概只占百分之三。

另外,如果签订了盈利可分红的合约,制作公司最多能获得净利润的百分之十五。出资一亿日元,最后收回一亿两千万日元的话,那制作公司获得的报酬就是两千万中的百分之十五,即三百万日元,剩下的一千七百万日元则作为制作委员会的净利润分账。导演如果签订了获得百分之三分红的合同,那可以获得两千万日元的百分之三,即六十万日元。

通过以上的说明,我相信大家应该都能明白电影的成功(收回制作成本之后才是收益)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当然导演想赚钱更是难上加难。

是枝裕和:拍电影时我在想的事(连载3)


《海街日记》剧照

日本严峻的补助金现状

电影要盈利的可能性可以说极低,所以不通过其他的方式(例如通过获奖赢得口碑),新人导演几乎没有拍摄第二部作品的机会。事实上,一辈子仅仅拍了一部作品的导演也大有人在。当初还是新人导演的我能有机会拍摄第二部作品,除了运气之外,其实受惠于来自东京电影节的四千万补助金。

二十年前,东京电影节有一项制度,给新人导演的第二部作品提供四千万日元的补助金,而且不需要返还。《下一站,天国》幸运地成为这笔补助金的受益者。也就是说,《下一站,天国》制作费的构成是这样的:TV MAN UNION提供了四千万,广告制作公司ENGINE FILM出了四千万,再加上补助金四千万,一共一亿两千万日元。

最终,只要收回补助金之外的八千万日元就可以,所以我决定用余下的四千万做一些新的尝试。其中一个是培养有才华的青年导演。

是枝裕和:拍电影时我在想的事(连载3)


《下一站,天国》剧照
上一篇:国内首部电商励志电影《轮椅上的女孩(油桃妹)》在菏首映 下一篇:余洪波:华山归来立志做电影 目标入围戛纳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