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英汉网尽管你的公司可能会发展到你可以让贤的那一天
分类:励志名言 热度:

你需要答应的事情(体系要求的)

Zynga的平卡斯(Mark Pincus)谴责创业者要为有时赋予VC夺走自己生意的生杀大权负责。因此,如果你正准备寻找VC,以下是需要注意和避免的东西。

不要太贪婪:估价要合理

投资人基于PPT或商业计划(众所周知的来源于餐巾的创意)而扶助创始人是一回事,但是VC加入一个进行中的聚会优势另一回事。这两种情况下,VC常常都会要求创始人放弃其权益然后几年后再赚回来(股份兑现)。在后面一种情况下,感觉就像是你经过多年约会后娶了一个女人,但是却还要挣回同床共枕的权利。

你需要避免的—第一部分(对方部分)

VC真的有什么不同吗?

传统观点的建议是“能融多少就融多少”,不过这对于投资人来说是好事,对创业者来说却是坏事,融资要有一个合理的额度。

是的,唯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不过并非所有的VC都对你虎视眈眈企图稀释你的股份的。是,某些VC关系会出问题,尤其是如果公司成长不够快、投资有风险的时候,不过最终那样的话所有的合作关系都要冒不受欢迎的风险。如果你跟VC合作时老想着他们对你有什么企图的话会碍事的。

董事会构成

其中一条更加流行的格言是不要捣乱被逼入墙角的时候才去融资,相反,应该在好光景的时候去融资。作为创业者,我们偶尔会过于乐观,这会影响我们的判断。

清算优先权决定了在流动性事件(并购、IPO)中的蛋糕是怎么分的。在公平的情况下:投资者会在其他人之前拿回自己的钱,即便权衡风险和回报需要每个人都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过利用杠杆VC可获得1x的清算优先权,这是标准。如果他们要求比这个还要多的东西,那就让他们哪儿凉快哪儿歇去,因为那样你永远都看不到回报的。

不要太担心:这些是你合作伙伴

VC的律师费是从你融资的钱里面出的。这一点就更加不公平一点了,不过这避免了谈判的拖延,因为VC会给予你标准条款,并不打算偏离太多。

留意自己在董事会的级别上过早交出太多的权力,因为在你知道之前自己的投票权就会少于50%,一旦开始亡羊补牢的时候,要避免董事室的阴谋诡计,那有可能让你付出工作和利益的代价。

但是不要狮子大开口,能融多少就融多少

在被泄露的帕里哈皮迪亚(Chamath Palihapitiya,AOL副总裁)写给AirBNB的切斯基(Brian Chesky)的信中,他这样写道:

VC对优先股进行投资,而创始人和经理持有的是普通股。实际上没有那么不公平,不过许多创业者并不了解其差别,即便流动性事件发生时优先股股东会先拿到报酬。

身为创业者你有一个孩子,而投资者则会把鸡蛋放到多个篮子上,因此他们不会像你那么关心自己的公司—这很正常,你应该想得到。

我完全援助尽可能争取最好的价值,将摊薄最小化,把控制最大化(……)我不相信投资者对一个成功的故事能够增色多少,因此,在你不断要求某件可行的东西时,将投资者影响最小化是一项很好的策略。

清算优先权

尽管融资已经很难,但是此后的事情会更加艰难—记住,坚持奋斗方能苦尽甘来。

这个比较棘手。如果你是一般的技术创始人,也许会无权(或者兴趣)去维系一个董事会。哪怕是大多是的商业创始人也缺乏这方面的经验。但是董事会是CEO和维系董事会的主席的最终任命机构,因此,如果可能的话你应该尽量保住主席的位置。对于VC来说,把自己的一个合作伙伴带进董事会是很常见的事情—他们也应该如此做。有时候VC成为主席也是很平常的事。但是,除非此人是你公司的主要投资人,或者是你信任的业界老兵,否则的话不应该让他成为主席,尽管你的公司可能会发展到你可以让贤的那一天。

作为备案,好的VC通过建议和介绍提供维持,而最好的VC还充当了不起的理疗师及教练的角色。

在可以的时候融资,而非迫不得已时

生活是不公平的。借用马克吐温的说法:“不要到处抱怨这个世界欠了你什么。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欠你的。是它先来到这里的。”

尽管条款清单的东西很多,后面的共同股东协议还包括有转售权(drag along rights)和背负权(piggy back rights)条款,但投资者的确需要保护自己,以便事情能按自己的预期发展。转售权原则上允许大股东在销售活动中不管小股东愿意与否都把小股东拖下水,以便其不会浪费大股东的时间。而背负权则允许小股东以提供给大股东的同样价格出售自己的股份。

对于VC来说,有些事情似乎是不公平的:

光谴责别人总归是不好的,有时候你也需要反省一下自己。

股份授让

你需要避免的事情—第二部分(自己的部分)

是,贪婪是好事,但是太贪婪会毁了你。投资人考虑投资时是受贪婪驱使的;一旦他与公司有关联,恐惧就成为一个因素。除非你能给投资人的投资一个潜在的超常收益,否则的话,你的狮子大开口只会吓退投资人,让他另觅其他的创业者。

VC希望免受被抛弃或防止自己遇人不淑这我可以理解,但是,VC既能够排挤创始人又可以要求他们授让自己的股份然后再挣回来就有问题了。

尽管你经常会听到说谁谁谁钱多得用不完,但是轮到你去融资时却会发现这很难,因为没有几个项目能够入VC的法眼(尽管有很多得到VC资助的项目都是无聊跟风的项目)。

主席身份

上一篇:昆明配资公司“创业爸爸”的光荣与梦想 下一篇:香港股票配资Airbnb联合创始人Brian Chesky 2.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成为CEO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