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野总裁猎逃妻证监会对12家券商的两融违规采取了行政监管措施
分类:配资 热度:

  北京市问天律师事务所主任张远忠认为,本案HOMS系统并非投资方,因此无权强制平仓。

  2015年12月8日,宋某诉上海赏利投资有限公司、鞠某委托理财合同纠纷案在浦东法院第三次开庭。

  2015年4月16日,证券业协会召开的融资融券业务情况通报会上,证监会要求券商不得以任何形式参与场外股票配资、伞形信托等活动,不得为场外股票配资、伞形信托提供数据端口等服务或便利;5月,证监会向券商紧急下发内部通知,要求全面自查自纠参与场外配资的相关业务,其中包括接入恒生HOMS系统为场外配资提供服务;6月,证监会禁止证券公司为场外配资活动提供便利;7月12日,证监会发布《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明确了对违反证券账户实名制、未经许可从事证券业务的活动予以清理整顿的具体意见。

  未达到平仓线即遭遇强制平仓

  北京市律师协会金融法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刘辉律师表示,场外配资的高风险突出表现为高杠杆。法律对融资融券的比例有明确的规则上限,但场外配资则可能使高杠杆成为“脱缰的野马”。

  《法人》记者登录全国企业信用信息网查询上海赏利投资有限公司的工商信息,发现其经营范围为:实业投资,企业管理服务,投资管理,资产管理,投资咨询、企业管理咨询、商务信息咨询等,本案所涉及的“配资行为”并未在经营范围之列。

  之后,投资公司为宋先生提供了其在HOMS系统中开设的供场外配资炒股的账号密码。

  2015年3月25日,股民宋先生通过上海赏利投资有限公司员工鞠某与前者签订了一份名为《证券配资合作协议》的协议书。

  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界人士告诉记者,实践中场外配资现象非常普遍,由于借贷双方信息不对称,配资公司缺乏监管,投资人存在一定风险。2015年6月份,一则关于“90后配资公司老板卷款3亿嚣张跑路”的消息传遍市场,由此给所有从事场外配资的投资人敲了一次警钟。

  原告代理人上海中夏旭波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晓茂告诉《法人》记者,上海浦东区人民法院已将本案由简易程序转为普通程序。据悉,本案为全国首例进入开庭程序的场外配资强行平仓案。所谓场外配资,也称民间杠杆炒股,是指除融资融券(场内配资)外,投资人通过配资公司渠道向信托或者其他资金方借钱炒股。

  刘辉律师还表示,场外配资处于无序状态,另一个高风险在于对投资人缺乏必要的门槛限定,致使低风险承受能力的客户有可能参与。

  根据申万宏源(000166,股吧)2015年6月底发布的研报对于场外配资进行的测算,整个场外配资市场规模约为1.7万亿~2万亿,其中民间配资公司平均规模约为1亿~1.5亿,伞形信托+单一信托资金规模约为7000亿-8000亿。

  7月2日,鞠某在宋先生催促下归还69万余元,至今仍有92万余元未归还。开庭后,原告请求法院判令鞠某及其投资公司归还其剩余的92万余元的投资款及利息。

  合同性质和效力成案件争议焦点

(责任编辑:马郡 HN022)

  本案另一争论焦点是该合同是否有效。

  如果认可合同有效,那么就是在默认场外配资行为是合法的;如果认定合同无效,那么关于利息、违约金等约定均属无效,在一方不履行借贷合同的情况下,另一方的合同权益很难通过司法途径得到救济

  经法庭调查查实,HOMS系统是隶属于上市公司恒生电子(600570,股吧)旗下的信托投资公司的交易平台。庭审中,查询配资公司使用的HOMS系统在股票平仓时的交易明细也成了案件审判中的难点之一。审判员不止一次向配资公司询问恒生电子HOMS系统的联系方式,希望能够到HOMS系统取证。之后,审判员要求被告提供最近的股票交易记录,否则将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

  北京市律师协会金融法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刘辉律师告诉《法人》记者,判断《配资协议》是否有效,要看协议内容的具体约定,如双方意思表示是否真实、被告是否超越经营范围、协议对投资关系还是债务关系是否有明确约定等因素。

  被告投资公司认为双方之间的协议是民间借贷行为。原告代理人李晓茂律师反驳称,原告并没有取得600万元配资的控制权,600万配资的所有权属于被告。另外,双方签订的协议是配资合作协议,并对盈利做了约定,并不是借贷关系。

上一篇:汇操盘一些有违规嫌疑的第三方平台开始出现 下一篇:海口配资公司但是也会使得场外配资越来越阳光化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